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74 |  273 |  272 |  271 |  270 |  269 |  268 |  267 |  264 |  263 |  258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老师,您回来了."

听见木门被推开发出的"吱呀"声,原本一直趴在窗边往外张望的女孩回头,提灯橘色的光芒,衬得她的表情愈发柔和.
和许多年前近乎重叠的场景,让落夜推门的动作顿了顿,然而下一秒,他就把即将掉入回忆的思绪拉了回来.

沉溺于过去没有意义.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随意地问了句:"你怎么还不睡?"
像是早就在等他问这句话,静攸·克莉斯故作神秘地冲他一笑.

"老师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就是红月季的第一天?"
"对啊,所以我在看月亮的颜色."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里满是发现新大陆的欣喜.
落夜这才想到,这么多年来,她一次也没有完整地看过月亮究竟是怎么被那诡异的红一点点侵蚀,最终褪去一身皎洁的过程.

"老师你看,月亮附近星星的轨迹全都乱了呢."

面对难得情绪高涨的克莉斯,落夜只回以很淡的一笑,而后他也走到窗前,抬眼看向那已经妖异得宛如夜魔女的眼瞳一样的月,那诡异的红光,像是在夜空中撕开了带血的伤疤.

在神代的时候,这样的月色,往往预示着战争和死亡,所以红月季一度被老一辈的精灵族人们称为"死神的邀请函"
然而,对现在的精灵们来说,红月季是个无关痛痒的季度,虽然那妖异的淡红月色多少会削弱他们一族的自然之力,却没有谁会特别在意---毕竟,这个时代,已经不会再有大规模的战役,所以力量的强弱并不能影响精灵们的生活.

可这个季度对人鱼来说,依旧至关紧要.

迷幻的光在绿湖上方绽开,远远看去像是光编织成的柔曼飘带飞扬,以淡蓝色为基调,光芒的色彩逐渐过渡加深,色彩最深的地方,几乎与夜晚融为一体.
在落夜离开后重新浮上水面的绿发人鱼,倚在她一直喜欢的那块大石边,静静地看着那游鱼一样线条流畅的光带,良久才嗤笑一声,抬手,对着虚空中用力一掐.
随着她的动作,那迷幻的光如同被戳破的水泡,瞬息消隐无踪.

刚才真不该制造出那些东西啊.
她收回手,看着被自己掐出红痕的掌心,红色的眼眸里有沉寂的忧伤.

每年的第一个红月季,就是拉开人鱼族最盛大的舞会的序幕.
因为红月的光芒能够增强人鱼族的力量,所以每到这个季度,总会有无数的人鱼浮上海面,沐浴这妖冶的光,许许多多人鱼聚在一起时,他们聚集地的上空就会浮现迷幻的光彩--那是人鱼们做出的结界,为了防止无知的人类误闯他们的聚会--这也是很长时间,夜晚航海的人能够看到绮丽的光,向着光去时总又到达不了目的地的原因.

而她,恰好就出生在红月季的第一天.
黛丝永远记得自己睁开眼睛的刹那,周围的族人们欣喜又如释重负的表情.
银尾在人鱼一族里被认为是上古贵族的尾色,代表纯洁和天生强大的灵力,但相对的,银尾人鱼出生率和存活机率少之又少.
所以她的出生,可以说给她所的族群带来了希望和荣耀---在黛丝尚是孩子的时候,就听了太多这样的言论,尽管她一直认为这是族人们太过美好的愿望.但所有人这么说的时候,还未成年的小人鱼也只好随波逐流.

她的力量真正展现是在成年日,当然这件事她并不记得.
在她的记忆里,对力量的印象只有几乎让她不能呼吸的压迫感和扑面而至的广袤黑暗.
后来她才听自己的母亲说,在红月光芒最盛的时候,她身上爆发出来的银色灵光几乎覆盖了人鱼们集会的全部海域.

她的母亲没说出口的是,当时天空中红月的颜色,像是为了呼应这股失控力量一样,红的越发诡异和阴森.
那是和数百年泰利亚最终决战前一模一样的月色.

从那日以后,族人们渐渐又开始疏远了他们曾经视之为一族荣耀的女子,他们觉得,召唤来如此诡谲的月色,她的力量一定是因诅咒而生.
不过族人们也很小心地没让这句话传到黛丝的耳朵里,生怕得罪了力量的主人,落个惨死的下场.
然而,对于不可控制的强大力量,所有种族的反应都差不多.

要么供奉,要么消灭.
黛丝的族人们选择了后者.

可惜的是,这其中曲曲折折的过程,黛丝很久以后才知晓.
那时她已经是神殿通缉的血戮歌姬---对神殿安在自己头上这个称谓,她嗤之以鼻.
至高无上的神殿只知道她残忍地将自己的族人杀得一个不剩,却不知道她的残忍就是建立在族人们残忍上.

刚刚成年不久的人鱼女子,因为族人们莫名的敌意,被自己的母亲送到了几乎已成为避世之所的泰利亚海域,并被叮嘱有生之年都不要回到故里.
尚不明白个中缘由的黛丝,看着母亲头也不回离开的决绝背影,心里的恨意曾经一度盖过孑然一身的悲伤.
可是当她偷偷返回故乡时,那微小的恨意就化作了滔天的愤怒.

因为她在人鱼族处死罪人的祭坛上,找到了只剩下一具骸骨的母亲.
如果不是骸骨旁那熟悉的戒指,她绝对不会想到,这惨白的骨架就是曾经美丽的母亲.
那日她抱着冷硬的骸骨在祭坛上漂浮许久,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强大灵力拼命捕捉过去的残影.

零碎的片段里,有母亲被铮亮的三叉戟刺穿心脏的情景,还有族长在祭坛前,当着全族宣读罪状的画面.
捕捉不到完完整整的前因后果,只依稀知道母亲的死和送走自己有关,而所有的族人,竟没有谁表示半点反对.

知晓母亲的死因后,她用了一个晚上来安葬母亲.
次日,当第一缕阳光撒到海面上时,她的故里,被她亲手变成了海中炼狱.

同时,她也为此付出了足够惨痛的代价.
能召来最终决战的月色的力量,代表的是新生,亦是毁灭.
人鱼的不顾一切唤醒了灵力的诅咒之源,她必须承受力量反噬的痛楚,直到这诅咒夺走她的生命.

她在这样的状态下,开始无尽的逃亡.
躲避神殿的追捕,逃避别支人鱼的讨伐,日复一日,连喘息的时间也没有.
终于有一天,在死亡之海的海边,她遇见了精灵族的星辰圣女,和被称作"圣翼之羽"的大精灵神继承人.

本是接受神殿请求来追击她的那个女子,却在最后一刻收留了她.
而活命的代价,便是永远离开生养她的这片蔚蓝大海.
最初并没有任何不习惯,毕竟静谧的精灵之森,要比暗藏杀机的海域好太多,而且那个女子也经常会来陪她说话,教会她减缓诅咒痛楚的方法.

这样平静舒适的日子一过就是好多年,她的恨意和戾气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消磨干净.
对黛丝而言,这大概不算好事.
因为心绪一旦不被负面情绪占据,她就会听到来自大海的声音.
那宽广无垠的蔚蓝水域,每天都在她的梦里呼唤着她,不断翻卷的浪花和摇曳的蓝色水波,轻柔地哼唱故乡的旋律.

--回来吧,我亲爱的孩子.

她仿佛听到遥远的海洋这么对她说.
在经历无数个日日夜夜,迎来这新一轮的红月季之时,她终于忍不住,回应了那镌刻在灵魂深处的召唤.

--那么,请让我回去吧.

请让我回到最初那个蓝色寂静的世界,
在这饱尝诅咒的躯壳彻底地破碎之前.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