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76 |  275 |  274 |  273 |  272 |  271 |  270 |  269 |  268 |  267 |  264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

"..切.."
"老师?!"

静攸·克莉斯惊惶地喊出声,随后用力抓住了男人颤抖不已的手臂.
在少女黑色的眼瞳里看到自己紧蹙双眉的样子,落夜·帕里德咬了咬牙,好容易才忍住立刻冲到绿湖边把那只人鱼剁了的冲动.

他不知道她究竟做了什么让包裹着绿湖的结界的力场产生如此大的波动,以致于直接影响到在结界里植入了力量的自己.
而且现在是红月光芒最盛的时间,如果这样的力量继续冲撞下去,估计自己加在结界里的力量就要反噬,而那只人鱼本身就已经处于被反噬的状态,如果动用太强大的力量,自己就等着被炸得粉碎---所以说她到底想怎样,又没直接拒绝她,搞这么损人不利己的动静是打算现在就鱼死网破?

"老师冷静点,你的气息太奇怪了.."
"克莉斯你离我远些,别把那玩意儿展开,"眼见女孩脚下已经泛出晶莹的绿光,落夜压低了声音呵斥--少女的力量不足,贸然卷入不过是白白受罪.

然而一向听话的女孩这回却异常执拗,即使是被落夜用警示的眼神盯着,也还是坚持完成了法阵的构造.
徐徐展开的法阵里,六芒星中有神树的图腾,代表新生的绿色光芒沿着繁复的纹理淌开,一点点填充了法阵的空隙.
汲取自然之力的"祈祷之刻",唯一不是由落夜·帕里德教授,而是大精灵神亲自传授给静攸·克莉斯的术,可其实也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所以落夜一直没明白为何爷爷如此重视.

不过事实证明这个法阵虽然基础,却也并不是毫无作用.
在这个法阵铺开后,自己身体里那些力量被冲击的波动,就像被安抚一样平静了下来.
女孩子抬起脸,澄澈的眼眸平寂如同月下清泉.

"老师好点了?"
"..嗯."

静攸·克莉斯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可是依然坚持着没有撤去法阵,反而又继续往法阵里灌入了灵力,落夜见状忍不住要阻止,却被她用一个"嘘"的动作阻止,于是他也只能看着法阵里那晶莹的绿光由一开始还算柔和的程度渐渐变得眩目,而在刺得人睁不开的刹那,这光芒就如同升到极限高度的花火"砰"炸裂.
一时间,狭小的木屋里光雾弥漫,晶莹的绿甚至盖过了提灯的暖黄色光.

"抱歉,没控制住."

一切恢复平静后,女孩子吐吐舌头,很调皮地笑起来.
落夜无奈地扶额,要不是知道这姑娘平日足够乖巧,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惹事的个性,他估计真的就要让她为这次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到底,他可不是可随便就会心软的角色,不管对谁都一样.

"克莉斯,你最好交代一下这么做的理由."
"我明明是在帮您啊,您可是被最难缠的力量冲击了."
"什么?"
"是'执念'啊,并不是刻意释放出的灵力,而是无意识间被'执念'掌控,因此流泻出来的力量呢,因为是会随时变化的思维,硬碰硬很难对付的."静攸·克莉斯说着,无意识地撇了撇嘴:"塞里恩爷爷和我说,'祈祷之刻'的力量不是修正而是引导,所以...可是那股执念真的太强大了,最后根本控制不住."

虽然她解释得并不是特别清楚,可是落夜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再细细一想,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久居绿湖的人鱼对故乡的思念无法抑制,于是内心产生了想要快点回到大海的愿望,无意识间,这过份执着的愿望成了最有利的武器,替她排除阻碍愿望实现的障碍--即是冲击了自己和莉迪娅加诸在绿湖周围的结界,按照常理,自己的灵力足够强大,原本应该不会被这样的冲击影响,但因为是在人鱼力量增加精灵力量减弱的红月季,所以才受到了一定的刺激.

而"祈祷之刻",代表着的是"倾听".
对于执念,不是强硬地压制,而是顺其自然地将它接纳,这样就直接从根源上排除了灵力的硬碰硬,也就不会受到损害.
难怪爷爷要亲自教会她,因为只有看遍了一切的智者,才对包容和接纳有更好的理解,才能将它的精髓传授到位.
所以多活几个世纪果然..不一样啊.

"老师?"

微微一笑,落夜半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和少女的持平.

"谢谢你了,克莉斯."
"啊..这个..只是做了能做的事."

突然被道谢的女孩脸上微微浮出红晕,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男人执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紫色的眼眸里有是毫不设防的柔软笑意.

"你该睡了,亲爱的姑娘."
"明天起来,我有个很长的故事要讲给你听."

他顿了顿,看着女孩闪着惊异的眼瞳,思索片刻后,又慢慢说道:"也许,还会需要你帮一个..很重要的忙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