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口袋玩家Vol.66-决意

文:静攸

图:曲曲(创作组外成员穿越合作)

PR

晚安,小熊猫

我不是来讲故事的,这也不是一个故事.
这里说到的小熊猫也不是小动物,只是我已经这样叫他叫了四年,再也改不过口.

他是森林の宇,口袋双子星的站长.
我认识他到底有多久,我也记不清,他自己说,其实是在很久以前,只是一直没能说上话.

第一次和他搭话是和他讨论论坛的活动,最初他很喜欢用颜文字,恰好那个颜文字很像小熊猫的脸部表情,于是我开玩笑似地喊他小熊猫,他也就这样默认了.
相当好相处的人呢.
如果说每个口袋论坛的站长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那么属于他的优势一定是温柔,包容力与调和.

他不会憎恨,不会埋怨,甚至一点点反驳也不会.
他懂的是倾听,是包容,以及协调.所以无论你跟他说什么话题,最后都能很愉快地收场,他总是懂得用他的温柔和耐心,把话题慢慢地接下去,而在条聊天过程中,所有人都会不自觉地被他的温柔感染,心情和语气也会渐渐变得平和.

看似简单,其实很少有人能做到的事,他就能做得到.
可是谁又知道这样温柔的人,背负着的却是无法治愈的病痛.

那是只能看着身体一点点衰弱下去的不治之症,患病的人,目前国内最好的病例也就活到二十几岁,
我知道他的病也是在一个难得有暖阳的冬天,我说想出去晒太阳啊,他告诉我家人推着他出去了.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谈论起他的病,语气平缓得仿佛患病的人不是他.

幸亏还隔开了一个屏幕,否则就会让他看到我震惊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了.
后来我也没跟他说太多,甚至连注意身体都没说,只是像平常一样地,继续我们毫无目的的话题--因为他并不需要苍白的同情,比起同情,聊些让他开心的话题,也许更加重要吧.
就这样,我们聊着他的文区,聊着双子星的发展,聊着我喜欢的IDOL,聊着好听的歌,聊着奥运会和世界杯,聊着各自的朋友,过了一年多.

而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后,他已经连坐着都没有力气.
但是他依然回及时地回应我"小熊猫我来了"的招呼,依然会跟我聊着许多他陌生的话题,会在我抱怨的时候耐心地听,会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主动提出来"姐姐我来帮忙吧"
口袋吧的宠物系统也是这么回来的.

他说因为是朋友,所以来帮忙,仅此而已.
但是谁又知道他只能依靠屏幕键盘写出那些程序,纠正那些BUG,因为他,已经连按动键盘的力气也不够了.
但是这样的他,建立了双子,编写了图鉴,管理着日常,听着会员们的抱怨和投诉一一回应,还帮了口袋吧一个很大的忙.
对这样的他,说一千次一万次感谢,也不过份.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的人生里,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尽管身体不好,但是他乐观,坚强,还能让接触他的所有人都觉得快乐和安心..
这是我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对他,说是感谢,更多的还有钦佩吧.
知道他去世是今年五月刚刚开头的时间,在之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还在和他说着等我去看你,这样的话题.
说这话的那天晚上我在的城市在下雨,我跟他说了一句外面雨声好大,他接话说姐姐关好门窗,不要着凉.
那天我们没有互道晚安就各自下线.

两个星期间我因为一些事情没有跟他联系,结果那句话成了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得知他去世大概是2号的时候,那天我哭了一个晚上睡不好,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事实.
第二天早上起来,窗外大雨滂沱.

是上帝在欢迎天使归位,还是老天在惋惜他年轻的生命.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不用再忍受病带来的痛苦,不用在无法外出的时间里,看着死神逼近.

那么,好好睡吧.
等你再经过漫长的轮回醒来时,记得回到你亲手创造的花园里看看就好.

晚安,小熊猫.

 

落夜结婚了.

这大概是这几天群里最欢腾的消息,玄音姐终于等到这天了.
我很想矫情一下来个回忆录,但是事实告诉我不需要.

因为落夜还是那个落夜,玄音也还是那个玄音.
不会因为结婚有所改变吧.
真的,希望你们幸福,好好的过一辈子.

还有就是大家都很关心的RPG系列..总策划你快填坑吧.
虽说一开始就知道谁都没好结局,不过好歹让人死个明白啊[别)

总之,恭喜了=w=

10

门外,迎接他的是扑面而来的冰凉水雾和几米之外滂沱的雨势.

松本润站在楼梯间背靠着有些掉漆的墙壁,清凉的空气也没能让他混乱的大脑平静.
在他的印象里,二宫和也向来是个异常精明的人,不划算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去做.
所以,为什么呢.

思绪变成一团乱麻的时候,时间总是像被怪兽吃掉一样过得飞快.
他的手机在七点半时响起来,和着滴滴答答的雨声.

"小润你在哪里啊."沙哑的嗓音即使是通过电波传来,也能听出无法掩饰的欣喜:"不回来给NINO过生日吗?"
"嗯,我..."他本想说因为雨太大赶不回去,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我很快就到了."
"那等你喔,动作快一点啦."
"相叶..'

和这个名字一起响起的是电话被挂断的忙音,松本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愣了会儿,看着时间又走过五分钟,这才咬着唇,下定决心一样掏出钥匙扭开了门.
暖黄色的灯光从门后倾泻而出,随之而来的是相叶活泼的喊声,噼里啪啦说着小润你动作真快啊,正好赶上了,之类的话.
那人毫不做作的坦率笑容,却衬着松本润的心虚更甚.
他站在玄关处,钥匙还没从门锁上拔下来,迎着相叶的目光,不知道是该进还是退.

这时,二宫正好端着菜从敞开式的厨房里走出来,淡淡地扫了一眼松本:"换个衣服再吃饭?那么大雨."

"好.."

揪着身上其实干干燥燥的衣服,松本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换衣服也没用多少时间,不过对稍微调整一下心情有足够帮助的.
他出来时,餐桌上那两个人已经闹了起来,相叶坚持要把菜喂到二宫嘴里,二宫也毅然决然地不肯张嘴,倔强别扭的神色无疑逗得相叶玩心大起,闹到最后还是二宫勉强张嘴咬了一口,但是咬食物的同时看他的眼神就是恨不得用食物糊相叶一脸的状态.

果然,不一样了.
松本不动声色地等他们闹完,才拉了一张椅子坐到那两人对面,目光来回在两人脸上巡视.

"小润在看什么?"
"你说呢."

高深莫测地一笑让相叶莫名地不知所措起来,正在这时二宫很及时地把装满了白米饭的碗推到松本润手边,轻巧地瞅了他一眼:"别闹了,快让小润吃饭,你没看他都饿得两眼发光了."
"Kazu,饿的时候是不会两眼发光的.."

话没说完就被二宫用筷子敲了头,相叶这才老实地开始扒饭.
二宫端起自己那碗时,又看了松本润一眼,只一眼,松本润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看透.
于是他也不再多话,只是在吃饭期间毫不留情地吐槽了出自相叶之手的麻婆豆腐,引发了一场没什么必要的争论.

而整个过程中,二宫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好在有相叶雅纪,气氛也不至于变得沉闷.
吃完饭后相叶自告奋勇去洗碗,被二宫拦下来说我可不想在我生日时看到锅碗瓢盆碎一地,你就坐着不要动.完全无视了对方"我好歹是个调酒师怎么可能摔盘子"这毫无逻辑的抗议,松本见状打了个圆场,说不能让寿星干活,那就我去吧.

"小润什么都知道了,对吧."

洗碗的途中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松本润手一滑,差点摔了刚抹上洗洁精的盘子.
他把水龙头拧小一些,皱眉看着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到自己身边,拿过水果刀开始削苹果的二宫.

"你回来的时候,连伞都没有拿呢."

并不复杂的解释,背后是洞悉一切的明了.
松本润又低头去擦碟子,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演不出那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淡定.

"...NINO,为什么?"

最后还是只问出了没头没脑的一句.

"没有为什么."二宫削苹果的动作没有停:"那个笨蛋喜欢我."
"那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话间他已经把苹果皮很漂亮地削成了一长条:"给我个碟子."

松本无言地把刚刚洗好的碟子递过去,二宫伸手接过,说了一声谢谢,小润.
他不确定二宫这声谢谢究竟谢什么,但是他在二宫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看见的光,比任何时候都温柔而灵动.
二宫把切开的苹果摆好在盘子上,对他眨了眨眼,走出了厨房.

片刻后,他听到背后传来相叶像是漏气一样的笑声,还有二宫尖锐的嗓音喊着:"你给我坐过那边去."
纯粹孩子气的打闹,但是谁都不会否认这里面满溢着的,幸福的味道.
松本擦着洗干净了的碗,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

其实也没什么变化.
相叶雅纪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相叶雅纪,二宫和也也还是他认识的二宫和也.
所以作为朋友,也没什么好介意的对吧.

似乎就是这默许一样的态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松本总是在不注意的时候就被那边的情侣闪到瞎,在某一次推开门发现这两人终于要把领地扩展到客厅的沙发后,他终于--为了险些被弄脏的靠垫---忍无可忍地爆发:"这里是公用场所你们给我回房间!"

结果这句话直接导致了二宫比以往频率增多的夜不归宿,以及相叶无休止的死缠烂打求换住所.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樱井翔也跟着凑起热闹,竟然也从忙的抽不开身的工作里挤出时间,不厌其烦开始游说松本搬去他那离学校更近的公寓,反正你租金也快到期啦你再看二宫也整天往外跑,我很担心小润的安全啊,说好了会照顾你的--理由冠冕堂皇一大堆,不过松本润猜背后有一半的原因是相叶雅纪.

早知道那天晚上就该坚定立场,一时心软导致的后果就是无休止的不安宁--虽然这件事上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可言,但是捍卫安定环境的权力总是有的吧.那两个人最近真是越发嚣张根本不知道有避嫌这一说了..

"小润..别看他们了!"

回过神,眼前是樱井努力要挡住自己视线晃来晃去的脑袋,以及从没被他挡住的空间里映出的相叶雅纪跟二宫和也的侧影,那两人靠近了说悄悄话的姿势,在酒吧暧昧的光影中看起来显得无比色气,松本润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太多人在,相叶雅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吻二宫----之前就没发现过这人脸皮这么厚.

"樱井翔你给我好好坐下."
"那小润你不要一直盯着那两个人看..哦,我是说."接到松本颇有威胁性的一瞪,樱井翔立刻一本正经地改口:"你要是那么坚持想为爱拔酱庆生,我现在可以预订一个地方."
"你要是真这么做了,他们两个都会恨你的哦,小翔."越过吧台把一杯橙黄色的液体递给等候已久的女性,大野智脸上堆着绵软的笑容,眼睛亮亮地看着僵在原地的樱井.

而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那边三人组谈资的竹马,依旧在暧昧的灯光下继续只属于他们的小剧场.

"你要不要每次都靠这么近啊."从相叶雅纪手里接过不知道第几杯无酒精的鸡尾酒,二宫扁着嘴,不满地瞪着相叶:"跟别的女客人也这样吗."
"诶..靠近才能把NINO看得更加清楚嘛."撇到二宫的脸色,相叶又笑眯眯地补充:"而且,NINO是特别的."

一句话成功引得二宫脸皮发烧,他想这人真的是相叶雅纪吗不是披了相叶雅纪皮的谁谁吗,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说句话还显得腼腆的男人哪里去了.
从二宫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心理活动,相叶雅纪忍俊不禁,一个没控制住,手就又摸上了二宫那头看起来软趴趴的毛.

"呐,明天NINO是不是没有课?"
"你想干嘛?"二宫半个脸埋在臂弯里,懒洋洋地抬起一只眼睛看他.
"约~会~"
"哈?"

TBC
 

本文を読むにはこちらからパスワード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二宫和也带着一身的冷风推开了酒吧的木质大门,风铃悦耳的脆响中,那个温温地说着"欢迎光临"的沙哑嗓音也显得更加柔和.
他仰起脸,向吧台的方向笑了笑,毫不意外地看到那个人因为惊喜而闪闪发亮的眼睛.

然后他就看着那人把手里一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送至穿着靓丽的女性面前,用热毛巾擦了擦手后就往吧台角落溜过去,把窝在那里看钓鱼杂志的大野挖起来,低下身子双手合十做出拜托的姿势说了些什么.直到大野一脸不情不愿地站起身走到前方去接待别的酒客后,他才转过身往自己坐着的地方走过来.

"nino好久不见."情绪很好地打招呼的同时,相叶也没忘记给二宫递上擦手用的热毛巾,二宫伸手去接的时候,感觉到相叶的指腹堪堪擦过自己的手指,嘴角促狭的笑便再也藏不住.

这个人,即使做小动作也那么孩子气.

"哪有好久,明明两个星期以前才...."

大概是因为二宫说话时声音小了,相叶没能听清楚,于是下一秒他就凑上前来,歪着头"嗯?"了一声,从吧台上方照射下来的暖色灯光,因为他这个动作而顺畅地滑入他黑色的瞳孔里,映得那双眼睛亮晶晶地很是好看.

这样的柔软的表情让二宫猝不及防,思绪毫无预兆地就回到了两个星期前那间屋子里.
那时的相叶也是用这样的眼神从上方看着自己,而后在自己耳边低声地说了喜欢.
那压低的嗓音,简直是要人命的性感.

"诶,nino怎么脸红了啦."
"你够了啊!"

回过神来二宫立刻吼了相叶一句,但是那声音怎么听都透着一点..心虚?
相叶眨眨眼,随后轻快地笑起来,趁着四周没有人注意,伸手揉了揉二宫软软的头发:"nino想喝什么?"

拍开还在自己头发上流连的手,二宫把脸埋进自己的臂弯里,声音有点发闷:"...随便,你请客."
他不知道,这个动作让自己染上淡淡绯色的耳根暴露无遗.
明白二宫刚才肯定是想起了什么东西害羞起来,相叶也不再逗他,只是转身去从后面的酒架上取了要用的材料,动作利落地倒腾起来.

"啧啧,利达你看那边那两个人."

坐在被大片阴影笼罩着的边缘处的松本润,晃着手里盛着瑰丽紫色液体的高脚杯,对着相叶和二宫所处的空间丢了一个不怎么明显的白眼.
大野象征性地看了一眼后,又低下头继续鼓捣手里的雪克壶:"小润寂寞了吗."

"利达你别这样.."

樱井翔幽怨的声音从松本背后慢慢地飘出来.
松本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那凌乱的发型和不算平稳的呼吸都表明这人刚才一定赶得匆忙,估计是刚开完会连口水也没来得及喝就过来了.
于是他想也不想就把手里的杯子塞给了樱井翔:"这个不好喝,你帮我解决."

"还是小润对我最好."即使被那人用眼神示意别靠那么近,也没能影响樱井翔的心满意足,三口两口喝掉那杯口感偏甜的液体,樱井翔坐到松本身边:"今晚什么安排?"
"不是说给爱拔桑过生日?"
"别打扰人家比较好."

那一本正经播新闻的语气让松本润抖了三抖,虽然这也是实话可是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事情从一开始就很奇怪.
很久前那个晚上,自己从酒吧跑出去追樱井翔,对后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所以第二天再来酒吧时看见昨晚的路人役成了调酒师时,还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那人调的酒,确实如同大野智所说"很不错."
一来二去,和相叶也就渐渐熟悉起来.
相叶雅纪是个很好的人,真诚的笑容和柔软的心思,轻易就能让所有面对他的人卸下一切心防.

是以他来这里工作了几个月以后,关于他的传言也渐渐地多了起来,而来到酒吧特意要指明他为自己调酒的女性客人也不在少数.
松本记得自己甚至还开过相叶雅纪的玩笑,说你看,这么多姑娘喜欢你,你就不对人家表示一下.
然而,相叶雅纪的回答却出乎意料.

"我有的啦,喜欢的人."

抿着嘴唇笑得有些羞涩,但是眼睛里却有着格外动人的温润光泽.
能被相叶雅纪喜欢一定很幸福,因为一定会得到那人所有的温柔.
但是松本润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二宫和也.

会知道这件事也是偶然,数月前二宫生日那天下了暴雨,原本预定参加的培训被中止,松本润也就提前回到了两个人合住的公寓,才进门就看见了相叶雅纪的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客厅的桌子上有未拆封的蛋糕.

想着这么大雨还要专程过来给二宫庆生,相叶也真是太上心了的松本,路过二宫房间的时候,意外地听到了紧闭的门口传出的,不寻常的动静.
压低的呻吟和饮泣一样的喘息,在肆虐的雨声中仿佛被放大了几百倍,一声又一声地撞击着松本的耳膜.
他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这些声音代表什么.

短暂的震惊后,松本润放轻脚步走过客厅,拧开大门,悄悄地退出了屋子.

TBC

 


文:静攸

图:冰见(创作组外成员跨越合作)

 小心眼2013年度收藏系列——第一弹《最后的荣耀》

由静攸执笔,创作组外成员冰见绘制完成。

公主要出嫁,骑士要护驾,盗贼要绑架!我们要怎么办?!

请期待《口袋玩家63-最后的荣耀The Gem of Knight》

 

->一直被NINO秒杀的人生<-

因为一直很喜欢钢琴的音色,冰冷又清澈的音色,但是琴键被按下去的一刹那,流动出来的旋律又可以那么温柔安静.话说我真的看上那架三角钢琴了啊.那个低音区沉稳中音区洪亮高音区清澈但是都中气十足的音色是我一直追求的(泪)

怎么说呢,其实一直是喜欢痕迹超过虹的,可是看了这样的现场,又忍不住把虹单曲循环.
把故事唱成歌,他总喜欢这么做.
他的歌词里总是藏着一个人,他在那些干净简单的旋律里悄悄地说出温暖动人的句子.

又或者,只是不经意地撒娇抱怨.

你看啊,你闹别扭的时候,总是把我重要的东西藏起来,可是每次藏的地方都一样.
这样满满的日常气息的歌词,.听起来就不会觉得他跟自己隔了很多个世界,而像是每天都在身边的邻居,随意地抱怨,但是连抱怨中都溢满了蜜糖一样的甜.

要说二宫.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明明对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一旦上手就能做的很好,吉他是,棒球是,钢琴也是,作词作曲也是.你说他是个游戏宅男,可以连续打游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这样的人哪里会有什么浪漫情怀.,他偏偏又能写出搞得人家真以为他在恋爱了的小情歌,说他对周遭不在意吧,又能敏锐地注意到各种状况,在最合适的时机摆出最合适的姿态,就等着你们尖叫好可爱好可爱,说他成熟,最会察言观色,而且不怎么泄露自己的情绪,他偏偏脸皮又那么薄,上一秒还在镜头前耍帅耍得漂亮,转头就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羞红了脸.就是这样,明明很倔强心里却一片柔软的姿态.自然流露出的天真害羞,让人喜欢得不得了,哪怕知道他就是想坑你一把也心甘情愿地要被他坑.

那样甜蜜的可爱.

开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个像是小犬一样可爱,又颇为自得的笑容,听到台下尖叫后眼神一闪.,那么清澈的眼睛里就是万千星光.钢琴旋律温婉,他的声音清亮,汗珠从额头滑下沿着脸颊滑落从下巴处滴下的样子.真是既天真又性感/

短短几分钟,他就唱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恋人的日常,闹了别扭又和好,最后还得了便宜又卖乖,牵起手来看到夏天雨后.最绚烂的色彩/
安静又浪漫.

都说认真起来的男人最迷人.看他那么认真的样子,还有不时悄悄勾起的嘴角,一脸悠然自得的样子,确实目光是会移不开的啊.更别说那少见的黑框眼镜姿态知性得很.

但是这个人从来不按理出牌,每次都在你以为会平淡结束的时候又给你来一发.

于是旋律落下后最后一句唱词,他摘下眼镜转过头来的姿态,毫不夸张地说那个瞬间我觉得世界都因此变得温柔起来.那个眼神清澈唇角含笑,侧头看过来的表情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戳进心里,让人脸红心跳,镁光灯下他的汗水闪闪发亮,毫不做作的性感,搭配那张万年不变的高中生脸,真是让人心软到恨不得把他捧在掌心XD

所以.这大概也是那年的东京,色彩平淡又绮丽的,记忆碎片吧

最后的"ありがとう”不能再棒,唱过以后那一句简单的致谢,低沉下来的嗓音简直就是把心敲碎的温柔,对的,我用了很多次温柔这个词吧.那就是对虹,对二宫最初的印象,没有起起伏伏的调子没有难懂的词句不需要高难度演唱技巧,他也不是想唱歌,他只是单纯地写了一个很不错的故事,用歌声的方式将给所有人听而已.仅此而已.

那么,亲爱的,谢谢你,你比虹彩,更加美丽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现场时的惊艳,前面明明是那么热烈的歌,但是当聚光灯的颜色转成冰凉的蓝,他穿着一身最简单的衣服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现场奇妙地安静了下来,连女孩子们的尖叫声也在水一样流淌过的前奏中慢慢地归于宁静.

痕迹是我第一次听到的,二宫和也的SOLO.
那个时候对ARASHI还没有那么热衷,仅仅限于我知道这个团,看过成员主的剧,然后喜欢他们的歌,看过节目.

那个在节目上口齿伶俐,毒舌起来一点也不留情的游戏宅,我知道他很温柔,却不知道他能够这么温柔,我知道他感情很纤细,却不知道这份纤细可以藏得这么深,他身上似乎天生有一种
调和感,不用刻意去做什么自然而然随时都能融入各种各样的气场

这首歌也一样.

是个很悲伤的故事,可是他完全没有用华丽的言辞描写,仅仅一个漫步在夕阳下,谈论着晚饭要吃什么好的细节,就能让人心里疼得微微发颤,仅仅是水面的倒影从两个变成一个,就能够让人在悲伤的情绪里一路陷落下去再也爬不出来.

不过,会喜欢这首歌,很大部分还是归功于二宫的声音吧

清亮又干净的少年声线,只有一点点鼻音,唱起来连技巧也不用,好像只是坐在那里,随口哼出来的小情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那样莫名的吸引力.啊不过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在间奏部分他看着台下的样子,那么漂亮的眼睛里映出的光芒,像是亿万光年前的星辰光芒坠落,掉在他眼眸里就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嘴角的弧度俏皮天真,一瞬间出戏入戏感并存(对不起啦XD)

但是看着这样的二宫,就忍不住想起他唱YUME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唱着唱着泣不成声,底下有许多人拼命喊他的名字,勉强再唱了一句又只剩下间奏—

呐,那个时候的你在想什么?
在我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很有自制力的人,不管遇到怎样的挫折受到怎样的打击,他始终记得自己IDOL的身份,只要镜头照过来,他必定会露出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最甜美的笑容,更别说是面对几万人在台下的演唱会

所以在台上情绪失控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是有多难受呢.
于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听他唱悲伤的情歌.

所以看到痕迹的时候,心想他还能笑着唱出来真是太好了
最后的希望,把一切都交给了记忆,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找不回来的东西,只要在记忆深处永远不改变就好了,对吧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