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0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132 |  131 |  130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这是,黑方的薰香?"

被带进一间放置了各式和服的房间,泷泽静闻到空气中漂浮着的香味时就觉得有点扛不住,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对这种风姿绰约的成熟女性所属的香小过敏.但是出于礼节,她还是微笑着对领自己进来的妈妈桑颔首:"是很有品位的香气呢."

"小姐懂得真多,如今不是做这行的,对这些了解可少."泷泽静身后,穿着一袭牡丹纹底花色和服的女人笑眯眯地接了话,却也不忘提醒正事:"小姐先看着,喜欢哪件只管换上就是,弁柄先生还在外面等,别花太多时间才好."

纸门一开一合的声响过后,室内便余了一片香气缭绕着的寂静.泷泽静撇着嘴,目光游走在那些看起来很贵很典雅的服装中,心里OS曰这怎么跟等着被老板挑走的艺伎一样,我最近是写了点这种东西但并不想亲身体验这种感觉啊,和风控什么的,不用控得如此敬业吧.

不过就是大清早起来很守约地前往鹤取敲了门,再道了一声早安.然后昨天的娃娃脸店主摇着扇子把自己从头到尾审视个遍,慢悠悠地说了句东西放店里,你跟我来一下.也不多做说明就自顾自地带起了路,走过小半条街后就把自己带进了这家专门培训歌舞伎的艺馆.对着笑盈盈地奉茶上来的妈妈桑说了句"我的新店员,劳驾您借一套和服给她",说完后就端着古瓷的茶杯,坐在小桌前自个儿品茗去了,眼角余光都没舍得多分一点给自己.

然后从外屋走到里间这一段路上,她到底是按捺不住,就和妈妈桑打听了一些弁柄的事.得到的回答就是这位店主很低调,虽然举止行为会被人说不可思议,性格在外人眼里看来也奇怪得很,其实心地很好,除了对特定的事情执念外一般不会为难人.听完这番解释后,对早上弁柄给人感觉有些傲慢的举动,泷泽静也就当他是昨天折了珍品余怒未消,也就不再介意.不过不再介意冰不代表她就会弁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理亏归理亏,但是我本意是偷师来的,怎么可能第一环就让你来个下马威.

伸手取过一件看起来颜色和款式都很喜欢的和服,泷泽静转到穿衣镜钱,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俏皮地勾起了嘴角.镜中少女同样也弯了唇线,眼瞳清亮,灿若星辰.
和风..是吧.

"你比我想像的要合适穿和服."

这是弁柄看到穿戴整齐的泷泽静从里屋走出来后,沉吟片刻才给出的评语.他身边刚好重新沏了一杯茶的妈妈桑则放下茶具,用一把红色绢纱作扇面的折扇掩住了嘴,轻笑道:"小姐这么一穿可比早上来时又漂亮几分,真真俏得跟朵水芋似的."

祥云水滴图案,漂着一点浅浅的蓝,印在月白底色的布料上立刻就能给人以素雅而柔软的视觉感,对泷泽静这样气质偏冷淡的人来说恰恰起到柔化的作用.和服最紧贴皮肤的那一层内衬也染成了最浅的那种天蓝,与服装上点缀的蓝相互呼应,既不夺色又可以浮出层次感,将穿着者衬得更加水灵.又因为穿了和服而拆了原本的马尾辫的关系,少女一头发质不错的黑发就这样毫无凭依地倾泻而下,轻飘飘地荡到了腰间.谝又被她从最外层撩了几股在脑后绞成了一个简单的髻,并且用了最不起眼的骨簪将其固定,剩下的部分依旧披在身后.这种乍一看打理了就跟没打理过一样的发型,配合着色彩简约清淡的和服刚刚好.于是产生的最终效果就是平素看起来就挺静谧又带着点冷淡的少女,一下子就转变成了温柔娴雅的贵族家公主,连眼神都配合着这身和服给人的柔软感,变得像是能够掐出水一样的柔,改变如此明显,也无外乎那两位会给出意料之外的评价.

对于这个结果,泷泽静自然是在心里认真地表扬自己,没辜负父母的职业.
其实,她还应该谢谢她们家的基因,尽出美人.

跟着弁柄回到店里,态度依旧冷淡不过比起之前稍有缓和的店主,手一挥很大方地把整个店面都交给泷泽静,自己则回后院继续倒腾他的珍品去了,唯一的叮嘱就是:"不要弄错客人的要求."

她笑着微微欠身送走店主,又细细将店子里的待卖品重新打量一番,倒还真是少有她不认识的品种--本来就是那种家庭环境长大的小孩,玩伴又是同样大小姐范儿的娜姿,培养淑女气质的插花等等艺术课程自然没少得了她们的.只是谁也没能把这些花材搭配得如此别具一格.好吧,几天的目标就是搭配技巧,在那之前搏一搏好感度是必须的.
想到这泷泽静就很快地走到了巧妙地掩在花影中的收银台后,从下方的置物柜里拿出今早自己放在这里的包.摸出一个冰蓝色的精灵球打开,眩目的光闪过后,睡眼惺忪的海豹球就软绵绵地瘫在了桌面上.

"丢丢乖,醒醒了啊."

原来还在用两只肉肉的小短爪拼命揉脸的海豹球,听到主人的声音才不情不愿地把眯成缝的眼睛撑开.在看清了泷泽静的装扮后它立刻清醒,张大了嘴左前爪颤抖地指向她,满眼"你肿摸了你把自己卖给谁了"的惊慌失措.

"好看吗?"托了托它几乎摸不到的下巴示意它把嘴合上,泷泽静笑容浅淡.

海豹球想了想,在桌上划拉了几个圈圈后,一副娇羞状扭过圆滚滚的身子,伸出爪就想捂眼睛.
可惜,爪子太短始终都是它的致命伤.

"呐你听好,我是为了你在打工还债."懒得理睬它的卖萌,泷泽静戳了戳它的背:"所以身为男子汉你也要负起应有的责任,站店门口去,能勾搭进来多少就给我勾搭进来多少,不然你的鱼就飞了."

事实证明,对付吃货,果然还是要用食物威胁才有效.
傍晚关店的时候,弁柄看见比平日翻了差不多三倍的营业额,眼神微妙地在泷泽静和海豹球之前飘荡了半天,最后默不作声地走进后院,不一会就端了用一次性纸杯盛着的香气四溢的花茶出来.无视海豹球期待的眼神,径直把杯子递给了泷泽静.

"今天,辛苦了."
"哪里,这都是应该做的."抿了一口茶,泷泽静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特别动人.
"九尾跟我说你很努力."抚摸着身边的九尾沉默了片刻,弁柄淡淡地开口:"是你的功劳也不用否认."

泷泽静对弁柄这样一点不直白的赞扬不置可否,只是微微别过了头,想了一会儿才说:"是原本您经营得好,虽然今天客人很多,但是也有客人跟我说了,我搭配的插花不够有灵气,即使这样她们还是很开心地把他们买走了,所以于情于理,这都应该记在您帐上,我不过是来打工的."

"插花搭配得不够有灵气?"捉住泷泽静一番话中的关键句重复一句,弁柄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在他印象里,他不觉得眼前的少女是会被冠上这种评价的人.
"嗯,您看,其实我就是这样.."眼看话题顺利地引了过来,泷泽静赶紧把喝的还剩半杯的花茶放到海豹球面前,拍了拍它的头后就去拣起剩下的花材:"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指点."

弁柄瞥了一眼乐滋滋地刨过杯子就喝的海豹球,随后就转身去看泷泽静搭配花材,看了一会后他沉吟半晌,最后还是伸出了手.

"也算高端,但是你漏了组合的和谐度,如果客人点这个主题,你应该是..."

窗外夕色渐沉.
店内,泷泽静认真地看着弁柄的示范,偶尔弁柄会停下来问她明不明白,这个时候她就会注意到弁柄的眼神.
一直给人印象是冷淡的店主,原来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也会有着比任何人都温柔的神情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