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1 |  140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132 |  131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园朱的午后,是染着檀香味道的慵懒.

早上才下过一场大雨,地面不平整的地方还积着一汪汪来不及干涸的的水,从那里面可以窥见湛蓝得有些飘渺的天空,但是如果盯着它看太久,一定会有种自己要栽进深渊的错觉.小孩子们带着精灵嘻嘻哈哈地走街蹿巷,木屐踩在水里发出清脆的"啪唧"声不绝于耳.

换了一身常装,看起来像个寻常旅人一样的弁柄坐在高脚椅上昏昏欲睡,脚边九尾伏在冰凉的瓷砖地面上,静静地梳理着自己泛着光泽的皮毛.

"弁柄,好了,这是你需要的花材清单,确认一下,没有错的话下午就送货上门."柜台里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的男生一边招呼着,一边把一张天蓝色的单据和红色的墨水笔递了出来.

懒懒地把人递出来的东西挪到自己眼前,弁柄一手撑着头一手拎着笔,笔尖贴着单据上的编号一行行下滑,在山茶和水芋几种花材上动作停顿了会,想想又改了几个数字.

"这几种花材你最近要得都比以前多."恰好店里也只有弁柄一个客人,又是相熟的好友,难得清闲的小老板干脆也就趴在柜台上看弁柄确认订单,时不时还要闲扯几句.
"嗯,卖得比较快."弁柄的注意力其实大部分都放在单据上,听见他这么说也就很自然地接口了.
"说起来啊,鹤取最近热闹的好多呢.."

可不是热闹了好多么,天天摆个海豹球在门口装呆卖萌,要不就叼一枝花要不就手忙脚乱地拖一堆气球,再不然就滚到路中间假摔,卖萌卖得花样层出不穷还不带重复,天天把那些小姑娘们萌得肝颤不说.还有事没事让咩利羊充当个门童,也就只负责带着一脸天生的无辜迷惑的表情站在入口处神游,客人要进店的时候才甩个尾巴温温顺顺地送出一个让人骨头都酥掉的"咩",这两个家伙在店外带来的收视率别提有多高.更何况新来的小店员有事没事就要来个"今日限定"主题--反正怎么看都是一套完整的销售模式,在园朱这种留着如此浓重历史气息的城市里来这招,就好比各种冷色中间突兀地渗入了一抹明媚的暖色,和不和谐尚未可知,短期内吸引目光的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

要不是看在她确实没给鹤取的名声造成不良影响的份上,否则以弁柄的性格是断不会允许人这样倒腾自己的店的.
虽然现在的状况并不能说不好,但是弁柄觉得,自己始终还是对那种染着古朴味道的悠闲念念不忘,抱着这样的态度来看,如今的鹤取,倒是有些过于火热了.

"嗳,昨天我遇见奈绪,她说现在歌舞伎町里都在传,你那个店员不像店员的,倒像是..."说到这里他突然就掐了话音,只是笑得很暧昧地对弁柄投去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瞬间反应过来被省略掉的词是什么的弁柄,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冷得像能飞出刀子.

"要算帐去找罪魁祸首啦.这话不是我开始传的."小老板见状摆摆手讪笑:"可是你不觉得她真的在很用心地经营吗,看态度都不像是打工的.加上长得又..那样,总不好不让人传点绯闻."
"知道是绯闻你还敢当我的面传,那么想被整?"
"啊哈哈,千万别,我受不住,不过以我的观点,弁柄你真应该好好注意他."双手抵在下巴上小老板认真地忧国忧民:"之前说是训练师吧?可是一个训练师哪里来这么高明的经营手段,而且这个月她不是一直跟你学这学那么.."
"那又怎样了?"
"这话说了你别不高兴,你看她应付各种客人的时候,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像是生手吗,反而像是做这些很习惯一样的....还有你说她对插花很上手吧,这一个精灵训练师哪这么强大,我觉得她就是.."
"纯一你今天话特别多啊."眼皮也不抬地打断好友,边边跳下高脚椅,抬手唤过九尾,又指了指被红色墨水笔压着的单据:"明天再送货."
"好啦好啦,你自己注意就好,慢走."

弁柄才从纯一那里离开不久,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雨,开始不过不痛不痒的几滴.然而待他走回歌舞伎町时雨势突然变大,他不得不撑起伞,想了想又把九尾收回了球中,火系的精灵,一向不喜欢呆在湿漉漉的环境里.

然后他继续往前走,不多时在一排店面中看到了那朴素得半点不起眼的黑色门帘.
沉吟片刻,弁柄最后还是没有选择绕去后门直接进到院子,而是伸手撩开帘子从正门走了进去.

因为是雨日的关系,店里难得没有太多客人,海豹球缩在一盆盛开的樱花旁打盹,少女泉水一样清澈的声音和满室的花香缠绕在一起.
透过花影,弁柄看见穿着祥云水滴纹样和服的少女正领着一位贵妇人在店里参观,从对话里他能听出少女是在给那位贵妇介绍一款制作复杂的插花,这一款插花弁柄前两天刚刚教给她,对于程序其实她还不算熟练.但是此刻她的介绍却很流畅,声音里听不出紧张或是无措,不过有些特别关键,她又不熟悉的环节倒是被她不露痕迹地带了过去--这也没什么,反正那个贵妇也不一定听得懂,顶多装装风雅罢了.

都说隔行如隔山,隔行还能做到这样地步,也真是,了不起.
掌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的手掐出了隐约的红印,弁柄抖了抖伞上的水,大踏步穿过用盆栽营造出的小巧走道.

"啊,您回来了."
"嗯,没事,你继续."在原地站了片刻,弁柄笑着向着贵妇欠了身,然后向通往后院的暗门走去.

在绕到屏风背后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贵妇人已经走到一旁去挑选喜欢的花材,而黑发的少女正看着地板上一路延伸过来的水渍出神.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在看她,她回头以后适时地露出了甜美的微笑.那个笑容,好像是因为一时偷懒被抓个正着,匆忙间却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只是本能地用笑容掩饰住情绪再伺机赔礼道歉的新人一样.

单纯到让人连怀疑都要犹豫几分.

再从屏风后走出来已经是一刻钟以后,贵妇似乎离开有了一会,少女坐在柜台前逗弄半醒不醒的海豹球,小家伙眼睛都懒得睁开,只颇不耐烦地挥舞着爪子.
他走过去站在她身后,在她站起来转向自己的时候,淡淡地说了一句:"把店门关了吧."

"诶,下午不开了吗?"
"嗯,不开了."他抖开扇子,合着屋外雨声的节奏轻轻拍打:"有点事情想和你谈."
"关于..什么呢?"

没有漏掉话语里浅到几乎可以被忽略的犹豫,弁柄抹掉自己脸上所有的表情,看着对方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黑瞳,一字一句.

"关于你."
"怎么样,好好谈谈吧?"

天际一道亮银色的闪电劈过.
雷声阵阵.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