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それぞれの愛 分け合えば光る手の中の未来を
明日に向かって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月のしずく
HN:
静攸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初恋TAKK,溺爱亚麻

★A团竹马中心,

★劲昭心头好,猫鼠猫最高

★ ACG,声优,古风三者无墙.

★ 目前常驻KD8

☆ 本博内,未注明转载的文章皆为原创,无授权禁转.

☆ 生人很无趣,GD请谨慎.

▲ 密码为本命团四郎的姓,小写.,用户名随意填


:
君ノ记忆
[11/18 御剑行空]
[11/16 喵家耗子]
[11/15 庄花嫁我]
[11/15 kamizuku ]
[11/15 朔月]
[02/26 KINO]
[02/18 沙希]
[01/25 KIKO]
[01/24 ><]
[01/23 风的十四行诗]
小さきもの



 142 |  141 |  140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33 |  132 |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绿茶的香味缭绕在和式的房间里,泷泽静坐在榻榻米上心神不定地戳着张嘴睡得打呼的海豹球,想睡就能睡的家伙还真是幸福,完全不能体会主人心事的家伙啊.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被弁柄领到后院,其实这一个多月相处下来,两个人之间都有了"亦师亦友"这层关系做联系,店里不忙的时候会让她过来常常新制的花茶,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进来时,便被这里的雅致给迷住了.

从拉开的纸门中间看出去便是宽敞的绿地,几株枝干粗壮的树在修剪得极为平整的草地上投下大片浓重的阴影,晴天的时候可以看见用各色碎石铺就的小路反射着太阳的光芒.院子北侧是秀丽的假山,山顶处有一小涓细流淌出,沿着山石之间的缝隙滑入假山下的池塘中,清澈见底的池塘从来都是水系神奇宝贝们的乐园.与假山遥遥相望的是一座竹亭,竹亭顶模仿铃铃塔塔顶而建,四根支柱上的刻字似乎是弁柄常常挂在嘴边的伊吕波歌,院子里回廊下摆放着一看就是被精心照料着的各种鲜花,确实是贵的离谱的珍品.院子的西北角还有特意搭建的花架,到季节的时候藤花便会流淌成一道紫色的瀑布从花架四面垂落,形成天然的花帘,这种时候坐在花架下乘凉赏花都是好的.

然而现在这些精巧秀美的景致,现在全都淹没在了朦胧的雨雾中,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
就像此刻明明坐在她对面,却始终没与她有过一次视线交流的弁柄.

"我就直接说了吧."把半杯热气腾腾的绿茶喝掉一半后弁柄才开了口:"..你是我的同行?"
"啥?"似乎被这句话给砸得有些懵,泷泽静用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否认,不过话出口前想想自己刚才的神态,压根就与被拆穿了把戏还强作镇定的反派没啥区别,于是她在最后一秒换了说法.

"我说我只是对您插花的技巧感兴趣的话,您会信我么?"

好像有段时间没听到她在私底下对自己用这么郑重的敬语了.
弁柄这样想着,又端起茶杯吹了吹,眼神没有起半点波澜.

"之前海豹球的作为的确是个意外,我没安排过,而且我的名也是真的,当然,姓氏是泷泽,对于隐瞒姓名这一点我很抱歉,因为这个姓氏不常见,我觉得您大概能猜到点什么."
"泷泽么,在伊修地区倒是个有名的姓."
"是家父的姓氏,不过我对插花这些感兴趣是受到家母的影响,家母是芳缘地区华丽大赛的总冠军,所以..."

弁柄喝茶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视线终于在进入这间房后第一次落到少女身上.

"你的母亲,是五十岚雅希?"
"是的."

泷泽静点头,内心却很不淡定地OS着不要问我为什么特意要强调芳缘,我真的只是一时八卦才会通过自己的网络查了一下你的,追星族的通病,但是这种事情我是找不出得体的能上台面的解释的,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所以千万不要问我..

正OS得起劲,冷不防弁柄一脸正直地问了句"我听说你还有个从母姓的哥哥,莫非你是因为父母离异跑我这散心来了么,大小姐?"

天边又是一道闪电劈下.
被主人手一抖生生戳醒过来的海豹球,异常愤怒地在房间里来了一场小型暴风雪.

............

"你不是说它没配招吗?"

把重新热好的茶端上桌,弁柄无视还挂在天花板上的冰凌,一边替自己和泷泽静倒茶,一边眼皮都不抬地问.

"有些时候是有的.."泷泽静死死捏着一只冰蓝色的精灵球,看手势就是恨不得连球带球内生物一起掐死的状态:"睡觉被吵醒什么的,对它来说大概和宅男丢了马上要通关的游戏存档一样严重吧."
"...我怎么觉得你后半句话意有所指."
"...小说的素材..而已..."

把脑海里闪过的那张萌系宅男脸抹掉,泷泽静放开精灵球,低头捧起茶杯小口啜饮,带着一点点苦味的绿茶有着清新的香气,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置身在雨后青翠的竹林里,连心情都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明明以训练师的身份在旅行,而且实力也算对得起这个身份,可是偏偏又对除踢馆和变强以外的事情更有兴趣,你这样会让热血的少年少女们哭死的啊."

"不是所有人的目标都是追求最强啊,旅行的意义,难道不是为了确认怎样的前进方式对自己更好吗?"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化成了春水一样的柔,泷泽静搁下手中的茶杯,杯底与桌面相碰时传出轻微的"啪嗒"声,她看向弁柄,很认真地说:"而且啊,旅途中能够遇到那么多精灵,但是陪着自己走到最后的始终只有那几只,身边有不离不弃的同伴的同时,又不断地与各种各样的精灵和人相遇..不是会很浪漫么?不好好观察体验的话,那不是浪费了这样的浪漫."

"噗,这算文艺少女的情怀吗?不过..不刻意去追求所谓最强的,搞不好才是很强大的那个喔.."

后半句话弁柄说得很轻,以至于话语的尾音都淹没在了"哗啦啦"的雨声中,看着泷泽静一脸"你说什么雨太大我听不清"的迷惑神色,弁柄嘴角微微一扬,勾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再留一段日子,到中元节后再走吧."
"诶?"
"中元节的园朱特别有魅力呢,不想体验一下?而且...嗯就算是礼物吧,有样东西我觉得很合适你."他站起来走到门边,将半敞开的纸门完全扣合,把连绵不绝的雨滴之声锁了一些在屋外,然后才转过身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少女温道:"在那之前,还请你继续努力工作啊."

"啊啊我会的,反正也就这么一小段时间."泷泽静挪了挪因为一直保持正式坐姿而稍微麻掉的腿,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重新在榻榻米上坐好:"因为用了点小手段的关系,最近鹤取真是很热闹,不过等新鲜劲一过,大家一定还是会怀念鹤取原来的样子吧."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即随又笑起来,黑亮的双眸中似乎落入了光一般,清明透彻:"我很好奇,大家能对我和我的精灵有兴趣到什么时候喔."

...还挺有自知之明啊.

弁柄垂下眼,想到被自己锁在箱中的那张,据说很难弄到手的登船邀请函以及它所指向的地点,远离大陆的冰之岛屿,隐居的民族和关于雪山之神的神秘传说.这样的地方,比起让已经习惯了悠然日子的自己去观光,倒不如让这样的女孩子去冒险来得好,就算不能真的亲眼看见那只美丽而冰冷的精灵,增长一下见识也是不错的.

仿佛未开放的花一样,你前方孕育着各种未知的旅途,最终到底能绽放出怎样绮丽的花朵,我,也很想知道.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Copyright(c)  逝去的思念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Atelier Black/White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